南京今日新闻

江苏睢宁集中居住:一场从颜值到品质的乡村蜕变

高党社区是睢宁县最早实施集中居住的样板社区。闫峰摄

睢宁县农民集中居住区一角。闫峰摄

实施集中居住后腾出来的土地被打造成乡村旅游项目。闫峰摄

天没亮就赶去村部签搬迁协议,江苏睢宁县宋南村村民宋以华还是来晚了一步,他到时前面已经有22个小板凳在排着了。他们村是当地计划今年实施集中搬迁改造的,全村1070处房屋只用了两天多时间就签了超过95%。村支书宋广斌原来估计6月底拆迁完成,现在看来要提前了。

睢宁县启动新型农民集中居住区建设始于2015年,迄今已累计建设46个,“十三五”期间则计划建成100个。为何要走这步棋?县委书记贾兴民说,全县近80万人在农村,多数村庄布局散乱,基础设施配套缺乏,更有一些旧房土房存在安全隐患,加之空心村现象愈加常见。“一方面,农民群众有了提高居住环境、改善生活品质的新需求;另一方面,农村里大量闲置的房屋、土地资源亟需唤醒盘活。”

在贾兴民看来,实施集中居住不失为推动当地乡村振兴的一剂良方。按照测算,睢宁县经此一举户均占地减少1亩左右,每个集中居住区平均可新增耕地近千亩,全县232个集中居住区全部建成后可有效盘活39.2万亩农村庄地资源。这些逐渐节省出来的土地可以置换成二三产业用地,由村级组织统一开发经营,由此增强集体经济实力,进而为改善农民群众的福利提供充足的物质基础。

对于拆房搬家集中居住,宋以华的态度从想不通到“急先锋”有过180度大转弯。原来,在当地已经建好的农民集中居住区,房子是高颜值的新式楼房和乡村别墅,配套是县城小区的标配,做饭用沼气,卫生间装抽水马桶,绿地、广场应有尽有。这是老宋眼里“以前没想到的生活”,也是贾兴民心中人民生活高质量的探索。

宋以华的大转变

2016年,当村里传出搬迁改造的动议时,56岁的宋以华是坚决反对的。“老百姓大半辈子苦点钱全砸房子上了,为什么要拆了再添钱去盖房子,这不是折腾吗?”支书宋广斌到家里来征求意见时,他并没有给人好脸色。

动迁好处的宣传并没有说服多少人,宋以华的转变是由两次实地参观触动的。2017年清明节刚过,支书宋广斌租了两辆大客车,邀请部分村民到已建好的集中居住区参观。“不能只听村干部说的好听,要亲眼看到才能相信。”宋以华最后一个上了车,53座的大客车里只坐了十几个人。

参观后回到家里,宋以华把自己关在屋里一下午没出来,“说心里话,我真没想到集中居住区建得那么好,单从外面看和城里的小区没多大差别。”他说最打动他的是环境的改变,“你是不知道我们村子脏乱差到什么程度,到处是垃圾,汪里那一塘臭水想想就恶心,再看看人家那些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社区,谁不想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中?”

眼见为实的效果是明显的,麦收之后村里趁热打铁第二次组织村民代表外出参观,“两辆大巴车坐得满满的,好多人都没挤上去。”宋以华主动要求,又去参观了一趟。这一次看了两个村,老宋看得仔细,从房屋的建筑布局到前后楼的间距,也问了很多,从每平米补偿价格到交付是否拖延期限,甚至包括集中供的沼气如何收费等。

2017年9月,宋南村召开了第五次村民大会,讨论的结果不出宋广斌的意料,“宋以华是第一个表态同意搬迁的,全村98%以上的村民同意。”宋以华原来的房子有13间,按照镇上制定的标准评估了9万多元,再加上提前签约给予的奖励“差不多有12万”。宋以华说要换就换个大点儿的房子,方便以后在家带孙子孙女。

宋南村的整体搬迁,是在2018年农历二月初二“龙抬头”那天开始的,第一户拆的是支书宋广斌家,“最后还有个别几户没谈妥,不过不影响搬迁进度。”和大多数村民一样,宋以华要在临时搭建的过渡房里等待一年半。台历上房子拆除当天的那一页,被他用铅笔画了个圈,又从下往上折了起来。

南京今日新闻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或者站长的原创,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,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
喜欢 ()or分享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